《第一部 第十一章》

會客的事情使伯爵夫人疲憊不堪,她吩咐不再招待任何人,又指示門房,只邀請一些務須登門飲宴的賀客。伯爵夫人想和自己童年時代的女友——名叫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的公爵夫人單獨晤談,自從她自彼得堡歸來,伯爵夫人還沒有好好地探查她啦。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露出一幅淚痕斑斑但卻令人心歡的面孔,把身子移向伯爵夫人的安樂椅近旁。

“我對你直言不諱,”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說道,“我們這些老朋友剩存的已經很少了!因此,我十分珍惜你的友情。”

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望了望薇拉,便停住了。伯爵夫人握了握朋友的手。

“薇拉,”伯爵夫人把臉轉向顯然不受寵愛的長女,說道,“您怎么一點不明事理啊?難道你不覺得,你在這里是個多余的人嗎?到幾個妹妹那里去吧,或者……”

貌美的薇拉鄙夷地微露笑容,顯然她一點也不感到屈辱。

“媽媽,假如您老早對我說了這番話,我老早就會離開您了。”她說了這句話,便向自己房里去了。

但是,當她路過擺滿沙發的休息室時,她發覺休息室里有兩對情人在兩扇窗戶近側對稱地坐著。她停步了,鄙視地微微一笑。索尼婭坐在尼古拉近側,他把他頭次創作的詩句謄寫給她看。鮑里斯和娜塔莎坐在另一扇窗戶旁邊,當薇拉走進來時,他們都默不作聲了。索尼婭和娜塔莎帶著愧悔、但卻幸福的神態,瞥了薇拉一眼。

看見這些熱戀的小姑娘,真令人高興和感動。但是她們的樣子在薇拉身上顯然沒有引起愉快的感覺。

“我請求你們多少次了,”她說道,“不要拿走我的東西,你們都有你們自己的房間。”她拿起尼古拉身邊的墨水瓶。

“我馬上給你,馬上給你。”他說道,把筆尖蘸上墨水了。

“你們向來不善于適合時宜地做事情,”薇拉說道,“方才你們跑到客廳里來,真教大家替你們害臊。”

雖然她說的話完全合情合理,莫非正因為如此,所以沒有人回答,這四個人只是互使眼色而已。她手里拿著墨水瓶遲遲未起步,在房里滯留。

“你們這樣的年紀,會有什么秘密,娜塔莎和鮑里斯之間,你們二人之間會有什么秘密,會是一些愚蠢事。”

“嘿,薇拉,這與你何干。”娜塔莎用低沉的嗓音作辯護。

這天她對大家顯然比平常更慈善,更溫和。

“很愚蠢,”薇拉說道,“我替你們害臊,這是什么秘密呢?

……”

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我們不招惹你和貝格就是了。”

娜塔莎急躁地說……

“我認為,你們不會觸犯人,”薇拉說道,“因為我從來沒有什么不軌的行為。看吧,你怎樣對待鮑里斯,我準會告訴媽媽。”

“娜塔莉婭·伊利尼什娜待我非常好,”鮑里斯說道,“我不會訴怨的。”他說道。

“鮑里斯,請您不要管,您是這么一個外交家(外交家這個詞在兒童中間廣為流傳,他們使這個詞具有一種特殊意義),真夠乏味,”娜塔莎用委屈的顫栗的嗓音說道,“她干嘛跟著我,糾纏得沒完沒了?這一點你永遠也不會明白,”她把臉轉向薇拉說道,“因為你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人;你簡直沒有心腸,你只是個ma-damedeGenlis①(尼古拉給薇拉起的侮辱人的綽號),你主要的樂趣就是給他人制造不愉快的事情。你去向貝格獻媚吧,你想怎樣獻媚就怎樣獻媚。”她急匆匆地說道。

①法語:讓莉夫人。

“是的,我也許不會在客人們面前去追逐一個年輕人……”

“得啦,你達到目的了,”尼古拉插話了,“在大家面前說了許多討厭的話,真使大家掃興了。我們到兒童室去吧。”

這四個人有如一群驚弓之鳥都站立起來,從房里走出去了。

“人家對我說了許多討厭的話,可我沒有對誰說什么。”薇拉說道。

“madamedeGenlis!madamedeGenlis!”有人從門后傳出一陣笑語。

貌美的薇拉給了大家一種令人激動的不愉快的印象,但她卻微微一笑;大家說的話顯然對她不發生作用,她向鏡臺前走去。把圍巾和頭發弄平,一面注視著她那美麗的面孔,她顯然變得更冷漠,更安詳了。

客廳中的談話持續下去了。

“啊!親愛的,”伯爵夫人說道,“在我的生活上toutn'estpasrose,我難道看不見嗎,dutrain,quenousallons①,我們的財富不能長久地維系下去!這個俱樂部和他的慈善,全都礙了事。我們住在鄉下,我們難道會靜心養性嗎?戲院呀,狩獵呀,天知道還有什么花樣。至于我的情形,又有什么可談的呢?哦,這一切一切你究竟是怎樣安排的啊?安內特,我對你的境況常常感到驚訝,你這個年紀,怎么一個人乘坐馬車,去莫斯科,去彼得堡,到各位部長那里去,到各個貴族那里去,你善于應酬各種人,真令我感到驚奇!嗬,這方面的事情究竟是怎樣妥善安排的啊?這方面的事情我一點也不內行。”

①法語:依照我們這種生活方式,并非幸福盈門,盡如人意。

“啊,我的心肝!”名叫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的公爵夫人答道,“但愿你不要知道,當一個寡婦,無依無靠,還有一個你所溺愛的兒子,生活多么艱苦,什么事都得學會,”她帶著有點傲氣的神態繼續說道,“這場訴訟讓我學了乖。如果我要會見某位顯要達官,我就寫一封便函:‘princesseunetelle①欲晉謁某人,'我于是外出走一趟。我坐上馬車親自造訪,哪怕走兩趟也好,走三趟、四趟也好,直至達到目的為止。無論別人對我持有什么看法,對我來說,橫直一樣。”

“喂,你怎樣替鮑里斯求情的呢?”伯爵夫人問道,“要知道,你的兒子已經是近衛軍軍官了,而尼古拉才當上士官生。

沒有人為他斡旋哩。你向誰求過情呢?”

“我向瓦西里公爵求過情。他真是殷勤待人。現在他什么都答應了,并且稟告了國王。”名叫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的公爵夫人異常高興地說道,完全忘記了她為達到目的而遭受的凌辱。

“瓦西里公爵怎么樣?變老了吧?”伯爵夫人問道,“自從我們在魯緬采夫家演了那幕鬧劇以后,我就沒有見過他。我想,他已經忘記我了。Ilmefaisaitlacour,”②伯爵夫人面露微笑地想起這件事。

“他還是那個樣子,”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答道,“他很殷勤地待人,滿口說的是奉承討好的話。Lesgrandeursneluiontpastournélatêtedutout③。‘親愛的公爵夫人,我感到遺憾的是,我能替您做的事太少了,'他對我說道,‘如有事就請吩咐吧。'不過,他是個享有榮譽的人,是個挺好的親戚,娜塔莎,可你總知道,我疼愛自己的兒子。我不知道。為了他的幸福我有什么事不能做到啊。我的境況糟糕透了,”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降低嗓門心情憂悒地繼續說下去,“我的情況糟糕透了,使我現在處于最難堪的地位。我那倒霉的訟案把我擁有的一切吞噬掉了,而且毫無進展。你可以想象我沒有金錢,àlalettre④竟然沒有十戈比的小銀幣,我不知道要用什么給鮑里斯置備軍裝,”她掏出一條手絹,哭起來了,“我現在需要五百盧布,而我身邊只有一張二十五盧布的紙幣。我處于這種境地……現在我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基里爾弗拉基米羅維奇·別祖霍夫伯爵身上。如果他不愿意支援他的教子——要知道他曾給鮑里斯施洗禮——,不愿意發給他一筆薪金,那么,我的奔走斡旋勢必付諸東流;我將用什么給他置備軍裝啊。”

①法語:某公爵夫人。

②法語:他輕浮地追求過我。

③法語:榮耀的地位沒有使他變樣子。

④法語:有時候。

伯爵夫人兩眼噙著淚水,沉默地想著什么事。

“我常常想到,這也許就是罪孽,”那公爵夫人說道,“我常常想到,基里爾·弗拉基米羅維奇·別祖霍夫伯爵孤單地生活……他有這么多產業……他的生活目的何在?對他來說,生命是沉重的負擔,可是鮑里斯才剛剛開始生活。”

“他想必會給鮑里斯留下什么財產。”伯爵夫人說道。

“chèreamie①,天曉得!這些富翁和顯貴都是利己主義者。但是我還是即刻偕同鮑里斯到他那里去,坦率地對他說明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人家對我抱有什么看法,請聽便吧,說實話,只要兒子的命運有賴于此事,我一切都不在乎,”公爵夫人站立起來,“現在是兩點鐘,四點鐘你們吃午餐。我出去走走還來得及哩。”

①法語:親愛的朋友。

安娜·米哈伊洛夫娜具有精明能干、善于利用時間的彼得堡貴族夫人的作風,她派人去把兒子喊來,和他一同到接待室去。

“我的心肝,再會吧,”她對送她到門口的伯爵夫人說道,“請你祝我成功吧。”她背著兒子輕言細語地補充說一句。

“machère,您到基里爾·弗拉基米羅維奇伯爵那里去嗎?”伯爵從餐廳出來,也到接待室去時,說道,“如果皮埃爾身體好一些,請他上我家里來吃午飯。要知道,他時常到我這里來,和孩子們一塊跳舞。machère,務必要請他。哦,讓我們看看,塔拉斯今天怎樣大顯神通啊。他說,奧爾洛夫伯爵家里未曾舉辦像我們今天這樣的午宴哩。”

上一篇:第一部 第十章

下一篇:第一部 第十二章

返回目錄:戰爭與和平

心靈雞湯

名著閱讀排行

新學網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備09006221號

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3G配资 微乐游戏沈阳麻将群 互联网理财平台怎么开 武汉麻将游戏下载 股票涨跌幅百分比怎么算 金牛配资 宏琳配资 贵州麻将技巧 闲来宁夏麻将 湖北快三下载 湖北快3今日推荐 天星山西麻将俱乐部 股票分析网站排名 2007上证指数 南京麻将游戏下载 11选5开奖浙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