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十六回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》

這一幕喜劇,范寶華覺得是一場勝利,他站在樓下堂屋里哈哈大笑。身后卻有人問道:"老范啦。你這樣的高興,所有的債務,都已經解決了嗎?"說著這話的,是東方曼麗。她披了一件花綢長衣在身上,敞了胸襟下一路紐袢,沒有扣住。手理著散了的頭發,向范寶華微笑。范寶華笑道:"不了了之吧。我在重慶這許多年,多少混出一點章法,憑他們這么幾個人,就會把我逼住嗎?這事過去了,我們得輕松輕松。你先洗臉,喝點茶,我出去一趟,再回來邀你一路出去吃午飯。"

曼麗架了腿在長藤椅子上坐著,兩手環抱了膝蓋,向他斜看了一眼,抿了嘴笑著,只是點頭。范寶華道:"你那意思,以為我是假話?"

曼麗道:"你說了一上午的假話,作了一上午的假事,到了我這里,一切就變真了嗎?你大概也是太忙,早上開了保險箱子,還沒有關起。是你走后,我起床給你掩上的,保險箱子里的東西,全都拿走了,你還留戀這所房子干什么?你打算怎么辦,那是你的自由,誰也管不著。不過我們多少有點交情,你要走,也不該完全瞞著我。"范寶華臉上,有點兒猶豫不定的顏色,強笑道:"那都是你的多慮,我到哪里去?我還能離開重慶嗎?"

曼麗道:"為什么不能離開重慶?你在這里和誰訂下了生死合同嗎?這個我倒也不問你。我們雖不是夫妻,總也同居了這些日子,你不能對我一點情感沒有。你開除一個傭工,不也要給點遣散費嗎?"她說到這里,算露出了一些心事。范寶華點著頭道:"你要錢花,那好辦。你先告訴我一個數目。"

曼麗依然抱著兩只膝蓋,半偏了頭,向他望著,笑道:"我們說話一刀兩斷,你手上有多少錢,我們二一添作五,各人一半。"范寶華心里暗想著:你的心也不太毒,你要分我家產的一半。但是他臉上卻還表示著很平和的樣子,吸了一支紙煙在嘴角里,在屋子里踱來踱去,自擦火柴,吸上一口,然后噴出煙來笑道:"你知道我手上有多少錢呢?這一半是怎么個分法呢?"

曼麗道:"我雖然不知道,但是我估計著不會有什么錯誤。我想你手上,應該有四五百兩黃金儲蓄券。你分給我二百兩黃金儲蓄券,就算沒事。縱然你有六百兩七百兩,我也不想。"范寶華只是默然地吸著煙,在屋子里散步,對于她的話,卻沒有加以答復。

吳嫂在一邊聽到這話,大為不服,沉著兩片臉腮,端了一杯茶,放到桌子角上,用了沉著的聲音道:"先生,你喝杯茶吧。你說了大半天的話,休息休息吧。錢是小事,身體要緊,你自己應當照應自己。錢算啥子,有人就有錢。有了錢,也要有那項福分,才能消受,沒有那福分把錢訛到手,也會遭天火燒咯。"

曼麗突然站起來,將桌子一拍,瞪了眼道:"什么東西?你作老媽子的人也敢在主人面前說閑話。"吳嫂道:"老媽子朗個的?我憑力氣掙錢,我又不作啥下作事。我在我主人面前說閑話,與你什么相干?你是啥子東西,到范公館來拍桌子。"曼麗拿起桌上一個茶杯,就向吳嫂砸了去。吳嫂身子一偏,當啷一聲,杯子在地上砸個粉碎。吳嫂兩手捏了拳頭,舉平了胸口,大聲叫道:"你講打?好得很。你跟我滾出大門來,我們在巷子里打,龜兒子,你要敢出來,老子不打你一個稀巴爛,我不姓吳。"說著,她向天井里一跳,高招著手,連叫來來來。

曼麗怎樣敢和吳嫂打架,見范寶華在屋里呆呆地站著,就指了他道:"老范,你看這還成話嗎?你怎么讓老媽子和我頂嘴。"吳嫂在天井里叫道:"你少叫老媽子。以先我吃的是范家的飯,作的是范家的工,也只有范先生能叫我老媽子。現在我是看到范家沒有人照料房屋,站在朋友情分上,和他看家,哪個敢叫我老媽子?"

曼麗正是感到吵嘴以后,不能下臺。這就哈哈大笑道:"范寶華,你交的好朋友,你就是這點出息。"吳嫂道:"和我交朋友怎么樣,我清清白白的身體,也不跑到別個人家里去困覺,把身體送上門。"這話罵得曼麗太厲害,曼麗跳起來,要跑出屋子去抓吳嫂。范寶華也是覺得吳嫂的言語太重,搶先跑出屋子來,拖著她的手向大門外走,口里連道不許亂說。

吳嫂倒真是聽他的話,走向大門口,回頭不見東方小姐追出來,這就放和緩了顏色,笑向他道:"好得很,我把你騙出來了。你趕快逃。家里的事,你交給我,我來對付她。她罵我老媽子不是?我就是老媽子。只要她不怕失身份,她要和我吵,我就和她吵,她要和我打,我就和她打。料著她打不贏我。你走你走,你趕快走。"說著,兩手推了范寶華向巷子外面跑。

范寶華突然省悟,這就轉身向外走去。他的目的地,是一家旅館。李步祥正在床上躺著,脫光了上身,將大蒲扇向身上猛扇。看到范寶華來了,他跳起來道:"你來了,可把我等苦了。"說著,提起床頭邊一個衣服卷,兩手捧著交給他道:"你拿去吧。我負不了這個大責任。你打開來看看,短少了沒有?"

范寶華道:"交朋友,人心換人心。共事越久,交情越厚。花天酒地的朋友,那總是靠不住的。"因把家里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。李步祥一拍手道:"老范,這旅館住不得,你趕快走吧。剛才我由大門口進來的時候,遇到了田小姐,她問我找誰,我失口告訴和你開房間。她現在也是窮而無告的時候,她不來訛你的錢嗎?"

范寶華笑道:"不要緊。她正和我商量和我一路逃出重慶去。"李步祥道:"哦!是你告訴她,你要在這里開房間的,我說哪里有這樣巧的事了。你得考慮考慮。"范寶華道:"考慮什么,撿個便宜老婆,也是合適的事,我苦扒苦掙幾年,也免得落個人財兩空。"李步祥道:"老范,你還不覺悟,你將來要吃虧的呀。"他笑道:"我吃什么虧,我已經賠光了。"他說著話,脫下襯衫,光了赤膊,伸了個懶腰笑道:"一晚上沒有睡。我該休息了。"

李步祥正猶豫著,還想對他勸說幾句。房門卻卜卜地敲著響,范寶華問了聲誰。魏太太夾了個手皮包,悄悄地伸頭進來。看到李步祥在這里,她又縮身回去了。范寶華點了頭笑道:"進來吧。天氣還是很熱,不要到處跑呀。跑也跑不出辦法來的。"魏太太這就正了顏色走進來,對他道:"我是站在女朋友的立場,告訴你一個消息的……曼麗和四奶奶通了電話,說你預備逃走。她說,你若不分她一筆錢,她就要通知你的債主,把你扣起來。我是剛回四奶奶家中,聽了這個電話,趕快溜了來告訴你,你別讓那些要債的人在這里把你堵住了。在旅館里鬧出逼債的樣子,那可是個笑話。"

范寶華道:"曼麗在哪里打的電話?朱四奶奶怎樣回答她?"魏太太道:"她在哪里打的電話,我不知道。四奶奶在電話里對她說,請她放心。姓范的可以占別個女人的便宜,可占不到東方小姐朱四奶奶的便宜。非叫你把手上的錢分出半數來不可。我本想收拾一點衣服帶出來的。我聽了這個電話就悄悄地由后門溜出來了,趕快來通知你。你手上還有幾百兩金子,早點作打算啦。四奶奶手段通天,你有弱點抓在她們手上,你遇著了她,想不花錢,那是不行的。小徐占過她什么便宜,她還要我在法院里告他呢。在眼前她會唆使曼麗告你誘奸,又唆使你的債權人告你騙財,你在重慶市上怎么混,趁早溜了,她就沒奈你何。"

范寶華被她說著發了呆站住,望了她說不出話來。李步祥道:"這地方的確住不得,你不是說要下鄉去嗎!你遲疑什么?趕快下鄉去,找個陰涼地方睡覺去,不比在這里強?"

范寶華道:"也好。我馬上就走。請你悄悄地通知吳嫂,說我到那個地方去了。她心里會明白的。今天你的比期怎樣?你自己也要跑跑銀行吧?你請吧,不要為我的事耽誤了你自己的買賣。"李步祥看了看魏太太,向老范點點頭道:"我們要不要也通通消息呢?"范寶華道:"那是當然,你問吳嫂就知道。"魏太太裝著很機警的樣子,他們在這里說話,她代掩上了房門,站在房門口。

李步祥和范寶華握了手道:"老兄,你一切珍重,我們不能再栽斤斗啊。"說著,他一招手告別,開著門出去了。范寶華跑向前,兩手握了魏太太的手道:"你到底是好朋友。"她一搖頭道:"現在沒有客氣的工夫了。你下鄉是走水路還是走旱路,船票車票,我都可以和你打主意。"范寶華道:"水旱兩路都行。水路坐船到磁器口,旱路坐公共車子到山洞。"魏太太道:"坐船來不及了。第二班船十二點半鐘已開走,第三班船,四點鐘開,又太晚了。到歌樂山的車子一小時一班,而且車站上我很熟,事不宜遲,我馬上陪你上車站,你有什么東西要帶的沒有?"范寶華道:"我沒有要帶的東西,就是這個手巾包。"魏太太伸手拍了他的肩膀道:"不要太貪玩了,還是先安頓自己的事業吧。你看昨晚上何經理的行為,是個什么結果?快穿上衣服,我們一路走。"范寶華到這個時候,又覺得田小姐很是不錯了。立刻穿上衣服,夾了那個衣包,又和她同路走出旅館。

旅館費是李步祥早已預付了的,所以他們走出去,旅館里并沒有什么人加以注意。他們坐著人力車子,奔到車站,正好是成堆的人,蜂擁在賣票的柜臺外面。那要開往北郊的公共汽車,空著放在車廠的天棚下。查票的人,手扶了車門,正等著乘客上車。魏太太握著他的手道:"你在陰涼的地方等一等,我去和你找車票。"

她正這樣說著話,那個查票的人對她望著,卻向她點了個頭。魏太太笑道:"李先生,我和你商量商量。讓我們先上去一個人,我去買票。"那人低聲道:"要上就快上,坐在司機座旁邊,只當是自己人,不然,別位乘客要說話的。"魏太太這就兩手推著他上了車去。范寶華這時是感到田小姐純粹出于友誼的幫忙,就安然地坐在司機座旁等她。

不到五分鐘,拿了車票的人,紛紛地上車。也只有幾分鐘,車廂里就坐滿了。可是魏太太去拿票子以后,卻不見蹤影。他想著也許是票子不易取得。好在已經坐上車了,到站補一張票吧。他想著,只管向車窗外張望,直待車子要開,才見她匆匆地擠上了車子。車門是在車廂旁邊的。她擠上了車子,被車子里擁擠的乘客塞住了路,卻不能到司機座邊去。范寶華在人頭上伸出了一只手,叫道:"票子交給我吧。"魏太太搖搖手道:"你坐著吧。票子捏在我手上。"范寶華當了許多人的面,又不便問她為什么不下車。

車子開了,人縫中擠出了一點空當,魏太太就索性坐下。車子沿途停了幾站,魏太太也沒有移動。直等車子到了末站,乘客完全下車,魏太太才引著老范下車來。范寶華站在路上,向前后看看,見是夾住公路的一條街房,問道:"這就是山洞嗎?這條公路,我雖經過兩次,但下車卻是初次。"魏太太笑道:"不,這里是歌樂山,已經越過山洞了。你和吳嫂約的地方,是山洞嗎?"范寶華道:"我離開重慶,當然要有個長治久安之策。我托她在那附近地方找了一間房子。"

魏太太笑道:"那也不要緊,你明天再去就是了。這個地方,我很熟,你昨晚一宿沒睡,今天應該找個涼爽地方,痛痛快快地睡一覺。關于黃金生意也罷,烏金生意也罷,今天都不必放到心里去。"

范寶華一想,既然到了這地方,沒有了債主的威脅,首先就覺得心上減除了千斤擔子,就是避到吳嫂家里去,也不在乎這半天。明日起個早,趁著陰涼走路,那也是很好的。便向她點點頭笑道:"多謝你這番布置。"

魏太太抿了嘴先笑著,陪他走了一截路。才道:"我也是順水人情。歌樂山我的朋友很多,我特意來探望他們另找出路。同時,我也就護送你一程了。"說著話,她引著范寶華走向公路邊的小支路。這里有幢夾壁假洋樓,樓下有片空地,種滿了花木,在樓下走廊上有兩排白木欄桿,倒也相當雅致。樓柱上掛了塊牌子,寫著清心旅館。范寶華笑道:"這里一面是山,三面是水田,的確可以清心寡欲,在這里休息一晚也好。"

魏太太引著他到旅館里,在樓下開了一個大房間,窗戶開著,外面是一叢綠森森的竹子。竹子外是一片水田。屋子里是三合土的地面,掃得光光的。除一案兩椅之外,一張木架床,上面鋪好了草席。屋子里石灰壁糊得雪白,是相當的干凈。正好一陣涼風,由竹子里穿進來,周身涼爽。魏太太笑道:"這地方不錯,你先休息休息,回頭一路去吃一頓很好的晚飯。"范寶華道:"你不是要去看朋友嗎?"魏太太笑道:"我明天去了,免得你一個人在旅館里怪寂寞的。"范寶華點點頭道:"真是難得,你是一位患難朋友。"

他這樣說著,魏太太更是體貼著他,親自出去,監督著茶房,拿了一只干凈的洗臉盆和新手巾來,繼續送的一套茶壺茶杯,也是細瓷的。范寶華將臉盆放在小臉盆架子上洗臉擦澡,她卻斟了兩杯茶在桌上涼著。范寶華洗完了,后面窗戶外的竹陰水風,只管送進來,身上更覺得輕松,而眼皮卻感到有些枯澀。魏太太端了茶坐在旁邊方凳子上,對他看看,又把嘴向床上的席子一努,笑道:"你忙了一天一夜,先躺躺吧。"

范寶華端起一杯涼茶喝干了,連打了兩個呵欠。靠了床欄桿望著她道:"我很有睡意。你難道不是熬過夜,跑過路的?"她道:"你先睡。我也洗把臉,到這小街上買把牙刷。晚上這地方是有蚊子的,我還得買幾根蚊香,你睡吧,一切都交給我了。"

范寶華被那窗子外的涼風不斷吹著,人是醺醺欲醉。坐在床沿上對魏太太笑了一笑,她也向老范回笑了一笑。老范要笑第二次時,連打了兩個呵欠。魏太太走過來,將他那個布包袱在床頭邊移得端正了,讓他當枕頭,然后扶了他的肩膀笑道:"躺下躺下……睡足了,晚上一路去吃晚飯,晚飯后,在公路上散步,消受這鄉間的夜景。過去的事,不要放在心上,以后我們好好的合作,自有我們光明的前途。"說著,連連地輕拍著他的肩膀。

范寶華像小孩子被乳母催了眠似的,隨著她的扶持躺下了。魏太太趕快地給他掩上了房門。窗子沒關,水竹風陸續地吹進屋來,終于是把逃債的范寶華送到無愁鄉去了。

魏太太輕輕地開了房門出來,到了帳房里,落好了旅客登記簿,寫的是夫婦一對,來此訪友。登記好了,她走出旅館來,遠遠看到支路的前面,有個人穿了襯衫短褲,頭蓋著盔式帽的人,手里拿根粗手杖,只是向這里張望。看到這里有人走路,他突然地回轉身去。他戴了一副黑眼鏡,路又隔了好幾十步,看不清是否熟人。不過看他那樣子,倒是有意回避。她想著:這是誰?我們用閃擊的方法,逃到歌樂山有誰這樣消息靈通,就追到這里來?這是自己疑心過甚,不要管他。于是大著步子走到街上,先到車站上去看了一看,問明了,八點鐘,有最后一班進城的車子。又將手表和車站上的時鐘對準了。

走開車站,又到停滑竿的地方,找著力夫問道:"你們晚上九點鐘,還在這里等著嗎?"這里有上十名轎夫,坐在人家屋檐下的地上等生意。其中一個小伙子道:"田小姐,你好久不來了。你說一聲,到時候,我們去接你。"魏太太道:"不用接我,晚上八點半鐘在這里等我就可以。我先給你們五百元定錢。"說著,就塞了一疊鈔票在他手上,然后走去。

她安頓好了,于是在小雜貨鋪里買了幾樣東西,步行回旅館。這時,夕陽已在山頂上,山野上鋪的陽光,已是金黃的顏色了。她心里估計著,這些行動,決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。不過這顆心,像第一次偷范寶華的現鈔一樣,又有點跳躍。她想著:莫非又要出毛病。她想著想著,走近旅館,回頭看時,那個戴盔式帽,戴黑眼鏡的人,又在支路上跟了來。她忽然一轉念,反正我現在并沒有什么錯處,誰能把我怎么樣?我就在這里挺著,等你的下文。于是回轉身來,看了那人。

那人似乎沒有理會到魏太太。這支路上又有一條小支路,他搖撼著手杖,慢慢地向那里去了。看那樣子,是個在田野里散步的人。魏太太直望著他把這小路走盡了頭,才回到旅館去。她已證明自己是多疑,就不管大路上那個人了。

回到屋子里,見范寶華彎著身體,在席子上睡得鼾聲大作,那個當枕頭的包袱,卻推到了一邊去,她走到床邊,輕輕叫了幾聲老范,也沒有得到答復。于是將買的牙刷手巾,放在床上,口里自言自語地道:"我把這零碎東西包起來吧。"于是輕輕移過那包袱,緩緩地打開。果然里面除了許多單據而外,就是兩卷黃金儲蓄券。她毫不考慮,將手邊的皮包打開,將這可愛的票子收進去。皮包合上,暫時放在床頭邊。然后把布包袱重新包好,放在原處。

這些動作很快,不到十分鐘作完。看看范寶華,還是睡得人事不知。她坐在床沿上出了一會神,桌上有范寶華的紙煙盒與火柴盒,取了一支煙吸著。她把支煙吸完,就輕輕地在老范腳頭躺下。心里警戒著自己,千萬不要睡著。她只管睜了兩只眼睛,看著窗外的天色。天色由昏黃變到昏黑,茶房隔著門叫道:"客人,油燈來了。"魏太太道:"你就放在外面窗臺上吧!"說著,輕輕地坐起來,又低聲叫了兩聲老范。老范還是不答應。她就不客氣了,拿了那手皮包輕輕地開了房門出來,復又掩上。然后從容放著步子,向外面走去。

這時,星斗滿天,眼前歌樂山的街道,在夜幕籠罩中,橫空一道黑影,冒出幾十點燈火。腳下的人行路,在星光下,有道昏昏的灰影子。她探著腳步向前,不時掉頭看看,身后的山峰和樹木,立在暗空,也只是微微的黑輪廓。好一片無人境的所在。她夾緊了肋下的皮包,心想:我總算報復了。忽然身后有人喝道:"姓田的哪里走?"她嚇得身哆嗦,人就站住了。

上一篇:第十五回 空城一計

下一篇:第十七回 收場幾個忍心人

返回目錄:紙醉金迷

心靈雞湯

名著閱讀排行

新學網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備09006221號

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贵州十一选五近50 4个人用扑克牌打麻将 山东乱将麻将怎么打 未来同城麻将昭通麻将 正宗258麻将中文版 现金麻将斗地主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被股票配资平台骗报警 600053九鼎投资股吧同花顺 指南针炒股 贵阳斗地主下载 贵阳麻将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单机麻将四人无需联网 000880潍柴重机新闻 斗棋河南麻将游戏下载